b4ra1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愛下-第二百六十五章冰火交加展示-k5d66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解决那些人,他们倒是很费了一番力气,不过还算是顺利的拿到了这些易燃物。
大明行商
下面的行动似乎变得非常的顺利,剩下的那些全部找到,并且被销毁,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那可是秦北穆之前花费了将近十天的时间,甚至失去了下落都没有找得到的东西。
南意棠和秦北越都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他们的行动也变得越发的谨慎了起来,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秦北穆还没有音讯,南意棠的脸色越来越差了,她没有在等,她在不停的找人,可是,每一天的毫无结果,都让南意棠觉得害怕和茫然。
腿上的伤口,好像没有一点好转,疼的都已经麻木了,南意棠咬着牙拿着消毒水浇在自己的伤口上,疼痛像密密麻麻的针刺在自己的伤口上,她疼的深吸了一口气,将嘴唇都咬出了血痕,可是,她只能忍。
秦北穆不在的时候,她没有办法跟任何人喊疼,这些疼痛让她冷静,也让她的心里没有那么难过。
伤口发炎了,脓血让她原本纤细的腿都变得肿了起来,抗生素一直在吃,可是伤口并没有好转,南意棠有些烦躁的将伤口处理干净,重新上了药包扎好。
“你脸色很不好。”秦北越给南意棠送了些吃的过来,看到她扔在地上的带血的纱布,蹙了蹙眉头:“你的伤还没好?”
“你的伤好了?”
“我的伤口已经差不多要愈合了。”秦北越上前了一步,严肃的说道:“你是不是感染了?”
“没有。”
“让我看看。”秦北越不相信,蹲下身子要看。
南意棠连忙躲开了,“你想干什么?疯了不成?”
“你干嘛那么激动,我就看看你的腿。你夏天不穿短裤的?我看看怎么了?”秦北越觉得奇怪。
“不能给你看,除了秦北穆,谁也不行。我的伤没事,你不用管我,当务之急,就是找到秦北穆。”
“这种地方,伤口是很容易感染的。这里没有医疗条件,如果你伤口真感染了,我得把你给送回去。找人的事,你交给我吧。”
“我不回去。”南意棠摇头,“我得找到他,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跟他一起回去。秦北穆一天找不到,我就一天不回去。”
“南意棠,你别任性,伤口如果真的干扰了,后果会很严重的,你的这条腿有可能就废了,甚至有可能会送命,知道吗?我哥,我会找到他的。”
南意棠沉默着,忍着疼站起来,说道:“我不想回去。”
“你给我坐下。”
秦北越按着南意棠的肩膀,南意棠吓了一跳,挣扎着,“你放开我,秦北越,你住手,你要干什么?”
與君共江山
秦北越抓着南意棠的脚踝,直接把她的裤子给撩了起来,南意棠想挣扎,可是腿上的伤口实在是疼的厉害,她咬着牙,攥住了被角,骂道:“秦北越,你松开我,我是你嫂子。”
“我知道你是嫂子,你要是别人,我都不想管你。你的伤如果真的有什么大碍,等我哥回来了,不得把我给撕了?”
秦北越看到南意棠的伤口,脸色就沉了下来,虽然南意棠清理了脓血,但是伤口怎么样,他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分明就是感染了,伤口周围的皮肤都已经溃烂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岂不是这条腿都要废了吗?
南意棠竟然还说没事,这逞强逞的,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了。
“南意棠,你……”
“我不回去。”
“那你是不要命了吗?我哥还没死呢,你就算是想殉情也太着急了点吧?”
秦北越气的砸了杯子。
“你给我闭嘴,不许你说这种话咒他!”
南意棠站了起来,也朝他吼道。
“那你就给我回去,好好的把你的伤给治好了再说。我马上安排人送你原路返回。”
“我不回去。”
“你怎么就那么倔?”
秦北越无奈了。
我在洪
“在这里的人,谁身上不是带着伤的。秦北穆现在生死未卜,我实在放心不下。本来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秦北穆。找不到他,我怎么回去?”
双女穿越记 樱梓汐
南意棠自顾自的将自己的伤口给重新包扎好了,“我不会耽误你们的任何行程的,就像我们当初刚来的时候说好的一样。”
“你……”南意棠又拿那个时候的事情来说了,噎的秦北越说不出话来了。
“秦北越,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现在伤口虽然有感染,但并不是完全不可控的,我现在也吃了药,能够控制一段时间。”
南意棠的语气缓和了下来,“我现在还能撑得住,如果真的到撑不住的时候,我自然会回去的。现在,就暂时让我在这里待着,让我去找秦北穆吧。”
秦北穆从上次爆炸的时候到现在已经快要五天了,人还是没找到,他们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去,这一切,都是漫无目的的等待。
“好,但是,我不能随便让你这么任性的。真到了严重的时候,我就算是用绑的,也会把你给送回去的。”
绯魂墨染
秦北穆失踪的第六天,南意棠开始发高烧,在路上走着的时候,她浑身发软,脑袋也越来越昏沉,眼前一黑,就这么倒了下去。
“南意棠!”
秦北越看到南意棠脸色惨白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去把人给扶住了。
南意棠的眼睛半闭着,昏昏沉沉的躺在秦北越的怀里,有些恍恍惚惚的开口,说道:“秦,秦北穆。”
“南意棠,你给我撑住,我会把秦北穆给找回来的。你必须给我撑住,你可千万不能死啊。”
南意棠的脸色是苍白的,身上却烫的厉害,即便是发烧,她的脸颊也不见丝毫的红晕,呼吸的起伏都是那么微弱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断了呼吸一样。
秦北越将南意棠给抱了起来,去看她腿上的伤口,果然溃烂的越发严重了,几乎都要见骨了,她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就这么忍着直到撑不住?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