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k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第168章 向她求婚讀書-0njfw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支临冥承认,他很喜欢工作,一天中有一半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剩下的会用来陪着蓝阳阳。
他没想到蓝阳阳会有那样的顾虑,居然吃起了工作的醋。
从书房出来,就见她缩在沙发上生闷气,原本核对邮箱中线索的,这会儿平板也被扔到了一边。
“怎么了?”支临冥坐过去。
蓝阳阳起身,跨坐在他大腿上,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低声问:“支支,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工作?”
“当然是你。”支临冥立即答道。
“可是……”蓝阳阳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停顿了几秒,“你每天那么辛苦,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你要多陪陪我。”
“应殊然都告诉我了。”支临冥抱着她,语气温柔至极,“小傻瓜,我工作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为了让你能放心大胆的做喜欢的事情。如果你觉得我陪你的时间太少,我可以多抽一点时间陪你,别自己胡思乱想,知道吗?”
“好。”蓝阳阳轻轻答了一声,趴在他的肩膀上,竟然哭了。
“哭什么?”支临冥不解,但还是耐着性子安慰她,“不哭了,是我不好,没有察觉到你的情绪。”
“没有,是我自己憋着没告诉你。支支,我的想法是不是太幼稚了?”蓝阳阳嘟囔着问道。
“不会。我是第一次和一个女孩相处,所以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他的回答,突然把蓝阳阳给逗笑了,“我也是第一次谈恋爱,支支,我们就这样永远不要分开,好不好?”
“好。”
他只答了简单的一个字,但足以给蓝阳阳安全感。
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
应殊然买的向日葵花送到了,蓝阳阳看到,心情也好了不少。
“谁送的?”支临冥蹙眉,不会是骆森择吧?
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不过听蓝阳阳说是应殊然之后,松了口气。
凰谋天下之步步重华
尽管如此,他还是让徐助理买了两束红玫瑰,嗯,在数量上要取胜,即便那人是弟弟。
放飞一只猫
紧接着,蓝阳阳又接到了弟弟的电话。
“姐,花花收到了吧?消气了没?刚才真的是我嘴贱了,其实我是有事找你,但直接开口又觉得太突兀,所以就想闲聊几句,我真的太笨了我。”
应殊然在电话里把自己责备了一通,蓝阳阳倒是好奇起来了,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帮忙,能让他这么骂自己。
“什么忙,你先说说看。”
“我……”应殊然犹豫了两秒,“想跟楚溪结婚。这次的事情,让我认清了自己的内心,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没法离开她了。而且,我真的欠她太多了,我想把她留在身边,好好弥补她。”
“所以你要跟她结婚?你觉得,以她的性格,能答应吗?”蓝阳阳脑子里浮现了楚溪的脸,怎么看都是渣女,海王能轻易上岸?
“嗯,不管如何,我都要试一试。”
应殊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蓝阳阳也不好多说什么。
“我这边已经请策划公司出了几个方案,最后选中的,可能还需要你和姐夫配合。”
“什么意思?”
妖孽夫君要听话 小院清泠
“下个星期六,你带楚溪去看画展,然后姐夫假意跟你求婚,其实我才是后面的主角。”
“他会同意吗?”蓝阳阳看向了沙发上的支临冥,他也看着自己,目光温柔。
“所以啊,需要你的帮助,你好好说服一下姐夫,他肯定会答应的,他只听你的!”
蓝阳阳还在犹豫,因为她知道支临冥的性格,不是那种轻易帮忙的,即便这人是应殊然。
“姐,为了你弟弟的终身幸福,努力一下,好吗?只要求婚成功,你的公司只要需要投资,我都答应!”应殊然真的是豁出去了。
听到最后一句,蓝阳阳总算是满意了,“行,你姐夫我搞定。”
她坐到支临冥身边,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流年不曾说 那尔子兮
他一脸冷漠,说:“要我做什么?”
“嘻嘻。”蓝阳阳笑了一声,然后把应殊然的计划告诉了他。
王宠小醋妃 非墨影火
支临冥面色沉静,淡淡的说:“不是我打击他,楚溪绝对不可能答应的。而且,为什么我不能真的跟你求婚?我先跟你求婚,然后弟弟再跟楚溪求婚,不好吗?”
“哎呀,现在是帮弟弟,不说咱们的事情。”蓝阳阳抱着他的胳膊,轻轻晃了一下,“好不好嘛?为了弟弟的终身幸福,就帮他一次吧。”
她撒着娇,语气听起来软软的,像只惹人疼的小猫咪。
美女下属爱上我 羽卒为
玻璃碎·琉璃醉 非子鱼
支临冥终究还是有点心软了,把她抱起来,邪肆一笑,说:“那得看你怎么求我了。”
蓝阳阳心里那叫一个苦,为了弟弟,自己真的也是拼了。
最后她又累的睡着,支临冥站在阳台上,吹了会儿夜风,拨通了应殊然的电话。
应殊然接听,传来他忐忑的声音:“姐夫,你考虑的怎么样?”
塵案集
“我可以帮你。”支临冥沉着嗓音,“不过,你也得帮我做一件事。”
“没问题!”应殊然都没问题是什么事,立刻就答应了。
“调查一个黑客,他入侵了我公司高层的电脑,逃过了两个反黑系统,当今世界上,能做到的不超过五个,应该很好查吧?”
应殊然自己本身也是黑客,待在圈子里,自然知道的多一点。
他立马说:“给我点时间,我一定查出来是哪个王八羔子。”
支临冥没多说,结束了通话。
回到床上,抱着蓝阳阳缓缓入睡。

楚溪接到蓝阳阳邀约的时候,还觉得奇怪。
“你的这个品位,居然要看画展?说,是不是有阴谋?”
没想到一开始就被怀疑了,蓝阳阳心里那叫一个紧张,连忙解释:“不是啊,刚好这个画展离我咖啡店近,而且,我有两张票,支支又没时间,只能约你陪我一起去了,我总不能让六婶或者小萍陪我吧?”
她家里六婶的事情,楚溪也听说了,顿时放松了警惕,“行,我刚好有时间,就随便逛逛。”
周六这天,蓝阳阳精心打扮了一番,然后开车去接楚溪。
因为同住一个别墅区,所以很快就碰面了。
楚溪坐进车里,问道:“弟弟呢?叫上弟弟一块儿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