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vocx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華夏一家》-第一九二章 管他個鏟子展示-zms8a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
说完,易山把询问的眼光投向赵晓兵了。
“师傅说的好,就这么干,未风先做代理师长,干一年再转正,不然其他兄弟觉得师傅偏爱他了。仁怀下面诸部已经蠢蠢欲动,正好拿他们磨刀,宝翁里这边要做好宣传和干部培训,选任,到时候好接手地方。
现在你们的手工业发展起来了,要注意安全管理,新兴行业没有太多经验,大家都在摸索,就特别要注意安全工作,宁肯发展慢一点也要把安全工作放在前面抓,否则会前功尽弃的。”
索爱强欢,卧底小情人 说谎的桃子
双双他爹说:“大铁矿那边部族已经谈好了,接受马湖的管理,条件是要像马湖一样给予教育和引入工匠,支持他们发展。”
赵晓兵觉得这个问题处理得非常好,打仗不是目的,只是解决矛盾的手段之一。
但是他提醒王平他们,虽然得到和平解决,必须强化驻军和治安管理,没有驻军就体现不到统一。
不强化治安很有可能会出现叛乱,就像保宁府那样再来一场,损失可就大了。
易山说那一带可以考虑设置凉山州,归马湖管理,具体搞几个县他们结合部落人口来办。还要防备大理,那里已经是大理的了,他们现在没有来,并不等于就完了。
会议一结束,易山就让情报部走马湖直接往关中传信了。
马湖一带发展得很快和其地理位置分不开,一条金沙江成了运输高速公路,也成了信息高速公路,沿江两岸的老百姓学汉话,学技术争先恐后,带动周边迅速发展起来。
大理段家要想像马湖这样发展,一个字“难”了。
傍晚,易山叫陪他去泡温泉。
上午他没去,说是怕他的残腿把孩子们给吓着了。赵晓兵让双双备些酒菜,稍晚点将后海清场后两人才下水。
一杯酒下肚,易山开口了。“我晓得你要去成都了。”
“早迟的事情,大家都去嘛。”赵晓兵说道。
“不去,那边不适合我。”
“有啥呢,和尚都是人学的,我们不是都走过来了嘛。”
“我还是不去,就在这边。将来扭不动了,到这马湖养老挺好的。”
“将来,还早的很,将来建好了攀枝花,可以去那里养老,建好西昌,昆明,也可以去那些地方养老。”
凡圣传
“呵呵。”易山笑笑端起酒杯喝酒。
赵晓兵说将来还是让凌未风带队去关中历练,播州这边让孟文杰带兵下来干,他的部队老底子都是这边的呢。
心动不已
響三聲的電話鈴
易山说行,他一直看着未峰长大,就想把他培养起来。
赵晓兵问他:“那个警备队你看可以这样不?先将机动联防队转为警备队。”
“可以,是不是我有些激进了。”易山喝着酒笑嘻嘻地问他。
娇妻逆袭总裁爱
“也不是的,我是觉得这皇帝老儿刚倒霉,我们就大幅搞改革,那些遗老遗少们怕要反应过度。我听说成都有个皇帝的忠实粉丝竟然爬上东门的城楼跳下去自杀了。”
“肯定是个迂夫子,瓜娃子,你管他个铲子。”易山很轻松地说道。
“话不能这样讲,得看到整个社会还有不少抱着皇帝就是他爹的思想之人呐。”赵晓兵慢慢说着。
“也是的,那就缓缓嘛,正好还可以减少些养兵的钱。不过,我要让穆桐做成都的警备司令,说话得算数。”易山干了杯中酒,坚决地说道。
“你是师傅,你说了当然要算。让他做成都路新军治下的警备司令,管理所有的警备队和联防队就行了。你去说成都的司令,丁辅会不会睡不着觉呢。”赵晓兵缓缓地说道。
“依我,想咋个干就咋个干,管球得他那么多。你就是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
“稳倒起,慢慢来,不着急嘛。”赵晓兵感觉到这个总司令都有点耐不住寂寞了。
“稳,稳到啥时候?今年再发展一年,明年必须打出去,要不然枪都要生锈了。”易山当真是吃了两杯红枣枸杞酒,说起话来气贯长虹了。
寻唐 枪手1号
他没有接易山的话,举起杯子和他碰了喝下,两人起身回去。
早上醒来,双双说他:“当真温泉催眠哈,回来啥事儿不干,一觉就睡到天亮了。”
赵晓兵连连道歉,很体贴地伺候着把功课补了才下床。
次日,罗城来信要他回去。大家也耍得差不多了,便收拾起来打道回府。
船到兰溪被拦下来,合州知府、泸州知府和叙州知府以及附近几个县令都在等候,一定要请他和易师傅吃饭。
大家只好都下船去好吃一顿,他是很不爽那合州知府的,上次才打下赤水没几天他就着人来要地呢。
这次老曹又把合州让给他了,直接去接管重庆,知府这是跑来给他报到了。
现在岷江新军遍布成都各个州县,皇帝老儿又没了,文官心里都在打鼓呢。
这几爷子饱读史书是晓得厉害的,混沌年代就看草莽英雄本色了,冷不丁冒一个提刀的出来就要割据称王称帝呢。
大家一顿好吃好喝后住了一晚上才走,每家人还收了不少礼物。
连不喜世俗的陈辅都发出感慨,还是跟着赵家哥儿耍才安逸,有吃的、有玩的,还有带的。
把赵晓兵说的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到了犍为,他让易师傅他们先回去,他得去看看他娘,要不有人又会说他不孝顺咯。
一家人进了宅子,看见他四弟回来了,格外高兴,四弟还带了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一看那高高的鼻尖就是位少数民族女子。
他娘看到赵晓兵带着几个儿媳和孙子回来,格外开心。
孙儿、孙女们不停地喊奶奶,她忙不迭地答应着,脸都笑烂了。他说:“娘,你的手镯呢?”
他娘一拍脑袋说;“看这记性,当真是老了,马上去取。”
于是风一样地出去,又风一样地回来,亲自取来玉镯给云朵和子文戴上,又给昌云和祥云戴上玉牌。
吃过夜饭,四弟过来和他说话,告诉他这次出去收获不小,世界当真很大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