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8pa人氣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六四 小菜鳥苦約素炮,豹二爺白日見鬼相伴-5ey9e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5场第1场次——豹哥白日见鬼,情绪奔溃。
二号拘禁地。
花璟末带走了武颖儿之后,豹哥异常烦躁,总觉得今早上很多地方都不对劲——
这个年轻人知道太多一号拘禁地、二号拘禁地的东西,连昨晚实施绑架的两人也知道,更加奇怪的是连十几年前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约定的暗号也知道……
还有更加奇怪的——今早的电话就是打不出去?
小蔡昨下午就溜号了,说去看小女朋友,自己没想到还会送人票来,想着对付一个糟老头子自己还是游刃有余,就放走了他,谁知出了这么多的事!
咚咚咚……有人敲门,他扯长脖子问:
“谁呀?”
“是我,小蔡啊,菜鸟啊!”
傲世藥神 起落凡塵
豹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门,他被今早发生的一连串的事弄的七上八下,心里老不踏实。
无奈神雕 周云龙
他朝着门外喊,只有他和菜鸟两人约定的暗号:
“三九二十八。”
“二四一十六。”
陰陽誅天陣 哀傷的貓
哐当一声,门打开了,豹哥伸出了一个拳头,提着菜鸟的衣领就拽了进来,随后伸出头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尾巴,就关上了门。
菜鸟楞在原地,不知道豹哥又咋了?
豹哥围着他转了几圈,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看得菜鸟心里发毛,直发懵。还不敢先搭话!
最后,豹哥停了下来,用色眯眯的眼睛瞅着他,问:
“说吧!几下?前头,还是后头?”
“什么几下?”
“装,你给老子装!你娃昨下午不是去看女朋友了吗?”
菜鸟不好意思地用手挠挠头,腆着脸笑着说:
“好我的豹爷哩,人家都叫你豹哥,在我这个小菜鸟这里,您就是我的豹二爷,我就是您养的一只小菜鸟。你家的小菜鸟被人给叫菜了,各方面都不行……所以……所以,什么都没做!”
“哄,你继续哄你爷!”
“池子里的龙王爷,灶台上的灶王爷,乃至九泉下的阎王爷,情急之下,都可以哄一哄。唯独不能骗豹二爷。”
韓娛之tell you
“你这小子嘴甜,你说说咋回事吗?你爷爷经验丰富,可以给你出谋划策。”
“豹二爷,不是我那个方面……不行,是我女朋友她说了,要把最美好的东西放到新婚之夜……”
婚不勝防:獸性總裁別亂來
“唉,这瓜女子,先享受着么。若是来个大灾大难,一不小心就挂了,她还没尝过那个滋味呢,冤不冤?亏不亏?”
“谁说不是呢?”
“那你们整个晚上待在一起干嘛了?”
“我们一直就是……最近网上挺流行的那个……‘约素炮’的践行者。”
“什么意思吗?约炮还分荤分素啊?怎么搞得跟吃饭一样?”
“约素炮就是……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只限于抱抱、搂搂,其余什么都不干……”
“这不是浪费光阴吗?浪费时间那可是图财害命。这种人最对不起的就是那张床了,搞啥哩吗?不敞开地浪,那他们搂着干嘛?”
“豹二爷,我们就在一起,精神放松了下来,一起谈谈理想,谈谈人生,畅享一下美好的未来……”
火影之我的老婆是辉夜 电影王者
“扯淡,扯淡,真是够扯淡的。”
豹二爷又想起今早发生的令人不安的事来了,便从头到尾地给菜鸟讲了一遍,听到最后的菜鸟说:
全球遊戲:只有我知道劇情 夏楚風離
“豹二爷,打电话啊!接着给上面打电话!”
豹哥,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肥头,如梦初醒似的拿出了电话准备打。
“豹二爷,求你隐瞒我昨晚溜号的事吧!”
“这个我自然不说,你这只菜鸟是我放出去的,我敢说吗我?”
菜鸟连连应诺好……好……豹二爷英明!
一次就打通了,打通电话的豹哥脸上显出了惊恐的神色,只见他把手机离开了一下耳朵,因为里面传来了勃然大怒:
“放你娘的狗屁话!你个吃屎的家伙!谁派人去接人票了?屁话不要再说了,赶紧屁滚尿流地给我赶到老巢,汇报具体情况!你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活得不耐烦了你?敢给我弄丢人票……”
萌学园之奇特之旅 香雅乐
菜鸟看到挂掉电话的豹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知道出了大事情了,胆怯地问:
“豹二爷,是不是你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对啊!这下我死定了,我早上一定是见鬼了!那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就从我这里接走了人。”
今早他报销了三个杯子,还剩几个,这几个杯子的末日也来了,乒乓、当啷、啪啪……一个接着一个的粉身碎骨。
他边摔边骂,好你个坏小子,我摔死你,摔死你。他发了疯似的喊:是谁?是谁要害我?
暖暖
这个响动……他们说的话,被关在房间里的白父——白世雄,听得真真切切。
他也害怕在豹哥火山爆发式的情绪崩溃下,自己成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鱼,被愤怒的他掐死。
但,白父更多的是高兴、兴慰。因为他知道花璟末成功解救了人质,他成功了。他走的时候冲自己点点头,已经告诉自己了——他还会来,会来解救自己。
他突然想起来著名作家写的一段话:
在辽阔的生命里,总会有一朵或几朵祥云为你缭绕。与其在你不喜欢或不喜欢你的人那里苦苦挣扎,不如在这几朵祥云下面快乐散步……
白父越来越坚信,花璟末就是从天而降的幸运之神,也是无往不胜的战神。是缭绕在自己以及女儿丽华头顶上的一朵祥云,一定会成功救出自己。
他上次跳楼被救,侥幸躲过一死,他不为自己二次重生有太多的高兴。他更高兴的是自己女儿丽华冰封了十几年的内心消融了,她终于走出了未婚夫李杰殉职的阴影……
她的允诺让老父由衷的高兴,而且嫁的又是给他全家带来好运的花璟末。
突然降临时好事,让他受宠若惊。
他继续倾听外面的声响——
菜鸟看豹二爷的脾气发够了,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作一团,他试探着问:
“豹二爷,这下怎么办?”
“能怎么办?军令如山,叫去就去吧!”
“豹二爷,上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我还记得真真的,叫什么……负荆请罪?说是一个人做错了事,光着膀子,背上荆条,去另一个人那里领罚,让打自己……”
“你的意思是也让我负荆请罪去?”
菜鸟巴巴地点点头。
豹二爷愁苦地说:
“也不一定这样做,去了必定是要好好求饶的……你管好屋里那个糟老头子,我是一刻功夫都不能耽误的。”
哐当一声,白父听到豹哥出去了,他使出浑身力气撞门,他想:在花璟末赶来救自己之前,自己不能饿晕了,要喝的,要吃的,吃饱了有劲,好等待那朵祥云的飘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