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swb都市言情 代號候鳥 起點-第三十章 傅雲再次出現分享-b44g7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亏得李安平事先知道曹若飞就是“理发师”,而且和他明里暗中多次交手,他已经深知曹若飞有多么谨慎、狡猾和多疑。
在曹若飞已经开始留意他的情况下,还能得到梦寐以求的工作,李安平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这不像是市公安局局长赏识未曾谋面的下属,而是曹若飞支开的一张看不见的大网,在等待他落进去。
琴缘剑心 凌辰lx
李安平整理出自己头几天的工作思路,他不能因为不清楚曹若飞的目的而什么工作都不做,他不能跟其他组员一起去调查有线索的特务。
曹若飞隐藏太深,就算李安平亲眼看见过曹若飞和他的下线接头,但他无法调动任何力量,也不敢去说动局里的人一同监视曹若飞,在他接头的时候抓他个现形。
退一万步说,李安平没有看过曹若飞接头的纸条上面的内容,假如上面只是写一两个暗语,以曹若飞的狡诈,他能轻易拿工作遮掩过去。
甚至他可以反过来说自己是来抓特务的,因为和他接头的人根本就不认不出曹若飞。
李安平在想要不要去调查“蝉”和“天鹅”,让曹若飞被迫向自己发动攻势,一旦曹若飞有所行动,他的狐狸尾巴就会露出来。
只是,这样太过冒险,李安平需要先了解曹若飞的动向。
要跟踪曹若飞,李安平需要先知道自己是否被跟踪了。
为此,李安平在吃过晚饭后,跟王一刀说他只是出去溜达溜达,然后边走边留神四周的动静。一连几天,他都没有觉察有人跟踪他。
有一晚,他甚至朝“蝉”住所方向走去,几乎要走到“蝉”所在的街道了,他也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
确定没有被跟踪后,李安平便开始在晚上和周日跟踪起曹若飞来。
跟踪的结果让李安平无比沮丧,曹若飞业余时间再正常不过了,有偶尔的加班,有买书买东西,有访亲会友,就是没有半点跟特务相关的活动。
李安平哪里知道,曹若飞的高明之处就在这里。经过前阵的摸查,曹若飞依旧不能肯定李安平、朱挺二人是否在针对他,又或者是否有他完全没有觉察到的人在针对他,在这种情况完全不明又似乎在针对他的情况下,曹若飞果断选择了彻底隐藏自己。
他对下线都隐藏身份的做法在这种时候就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一旦他抛下国民党高级特务“理发师”的身份不再从事特务活动,只以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出现,即便他所有下线被抓到,也都招供了,他们能招供出来只有“理发师”这个特务,而没有任何迹象能指向曹若飞这个人,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曹若飞就是“理发师”。
没有结果,李安平还是不死心,他不信曹若飞能死捏着尾巴不露出来。
越没有结果,他就越着急,他开始不顾王一刀的反对和威胁,固执地跟踪曹若飞,如同走火入魔。
这时,李安平才想起来,在陈晓那里发现的:
1333817–1233
247654–32117
这代表什么,是陈晓故意留下来,迷惑别人的,还是确实是他不小心或来不及销毁的密码呢。
这是的李安平忽然想起来师傅曾经简单交过他一些破解密码的方法,当然,就算知道破解密码的方法,也需要母本。
这个陈晓是教物理的,难不成密码的母本就夹在物理书本上或其他关于物理的教科书上。李安平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可能,于时,他又重新思考了起来,难不成,他的密码母本在藏在那家书店里,毕竟这个陈晓可是每周都去书店呀!
周日,就在李安平去书店的路上,看到走在前面的曹若飞,他跟随曹若飞进了那一家书店。
难道这个曹若飞也是在书店找密码经本,李安平想了想,觉得现在先监视再说。
躲在角落里,假装看书的李安平,看向曹若飞对面的人,顿时目瞪口呆。
異世獨尊 調音師
就在李安平的面前,曾让他日思夜想,又深藏于心的傅云出现了。
李安平呆立当场,他做梦都想不到傅云又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是出现在离昆明千里之外的地方。李安平正要跑上去和傅云相认,却见她款款走向曹若飞,她走到曹若飞跟前和他亲密地聊了起来。傅云是和曹若飞约会的,李安平傻了。
他只觉得现实太残酷了,生活给予了他莫大的讽刺。
自由戰士舊稿 殘夜孤夢
校花爱上我 过鲁黄
涅破虛空
在他最无聊的时候,上天把一个完美的傅云赐给了他;在他即将和傅云步入婚姻的殿堂时,傅云忽然失踪了;当傅云神奇地再现时,她竟然和他最大的敌人走在一起。
李安平升起一股现在就冲上去杀掉曹若飞的冲动,当然,旋即他便清醒过来,这是愚蠢之极的想法。
曹若飞不仅看过他李安平的户籍档案,还当面问过。李安平的档案纯属巧合地记录着他不曾离开过省内,甚至没有离开这省城所辖的地区。
他不能和傅云在曹若飞面前相认,或许,他根本就不能和傅云相认。
傅云和曹若飞是什么关系?如果他和傅云相认了,傅云说他们二人是在昆明认识的,这就会让曹若飞对自己的疑心更甚。
今后一定会有机会相认的,李安平带着无法言语的心情走开了。
傅云的意外出现让李安平大乱方寸,深埋在他内心中的冲动一阵阵涌起,很快又矛盾起来,难道当初傅云突然离开自己是为了曹若飞?
这个念头一升起,李安平心如针扎,他越想越觉得可能。当初,曹若飞应该不是在十二月才到的昆明,很可能早就潜伏着等待刺杀行动。
而在这之前,他盯上了是地下党的傅云的父母,甚至有可能他还利用了傅云。傅云的父母是被国民党当局带走关在看守所里的,而后因为自己营救失败才被害的。
如果曹若飞确定傅云父母是地下党,以他的行事风格要么不管,要么直接杀掉。
可是,曹若飞和这事没关系,又怎么解释他和傅云同时出现在这座原本不属于他们的城市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