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ttm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道長去哪了 txt-第九十四章 供認-eo8k4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度朔山的山顶上,是座庞大的宫殿,这里便是太乙天尊的青华妙严宫。天尊头戴冕旒,身着霞衣,坐于九色莲台,持水盂、杨枝,巍然不动,身周环绕九色玄光,散发着万丈光芒。宝座下匍匐着一只九头青狮,不时喷涂着光焰。
他的身后,是神荼、郁垒,目不斜视。
太乙天尊之下,端坐三位真仙帝君,上首是执掌仙道长生司的南极仙翁,正在闭目打盹;中位是司职人间救苦司的药王真君,面露微笑;下首便是打理地府幽冥司的酆都大帝,一脸凝重。
右侧宾位还坐着一个,正是普济仙人韩湘子。
大殿之外,是众多司命、仙吏、童子、玄女,各自翘首以待。
作为当事人之一,灵安客也在殿外候命,此时见了身边面容僵硬的王钦,同样忐忑不安,问:“他们几个,靠得住吧?”
王钦深吸了口气,答道:“我哪里知道?”
灵安客自我宽慰:“若是屈打成招,咱们顶多是仗义援手,轻信了人言,大不了向幽冥司赔个不是,认个错。想来有师长们护着,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吧?”
腹黑巨星,别缠我! 绵羊虽小却可吃草
旁边的何荔娘道:“灵安,王师兄是在为好友安危而忧心,你少说两句吧……”
灵安客道:“天尊说了,不许打死,也就是受个苦,没事的。”
王钦翻了个白眼,他现在最烦的就是灵安客多嘴,回去后在普济仙人跟前唠叨此事,结果被普济仙人臭骂一通,骂完不说,又到青华宫来寻自家老师药王真君,结果老师也火了。
之后,两位师长跑去向天尊请罪,说是管教弟子无方,几个徒弟乱了法度,因私谊而废公心,阻拦幽冥司捉拿祸乱地府的贼子。
王钦和灵安客真没想到,自家老师会一反常态,为了这么一件小事闹得那么大。结果太乙天尊果然震怒,严令彻查,不仅将下界的那几个地仙带上来审问,自己等三人也被传了过来,等候处置。
最强武皇 一曲东风
灵安客和何荔娘的确不用太过担心,就算顾佐被屈打成招,他们通常也就是赔个罪、挨上一通训斥,或者责令不许出门之类,但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他最怕的就是顾佐不管不顾什么都往外倒,到时候自己和凤姑还活不活了?
顾佐被审了一天,王钦就煎熬了一天,当真是度日如年。幽冥司四大判官一起出手,这阵势谁能顶得住?
果然,很快便有了第一个招认的,赏善判官魏征快步入殿,就在殿下禀告,王钦等人立刻竖起耳朵细听。
“樵国国君王子芝招认,一个月前,他结识东唐太师顾佐,遂与金蟹将军、顾佐、范蠡合谋,鼓动鬼帅白起、王龁、鬼将司马错出逃,意图协助妖猴作乱地府。其后又合伙灭口,将白起等众屠之,主犯是东海金蟹将军。”
声音传出,大殿外顿时哗然,幽冥司属吏人人面露喜色,都道“果然如此”,许栖岩和白幽求更是喜得有些不敢置信,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灵安客叹了口气:“还是屈打成招了……”
何荔娘哼道:“当日我便看出,这个王子芝是个软骨头,和那个范蠡一样!”
王钦脸色发白,一言不发。
于是大家继续等待,等到第三天时,罚恶判官钟馗大步流星入殿禀告,经过何荔娘身边,何荔娘撇了撇嘴,不愿去看他的相貌,这位判官长得实在不忍目睹。
“东越国君范蠡招认,一年前,他结识东唐太师顾佐,遂与金蟹将军、顾佐、王子芝合谋,鼓动鬼帅白起、王龁、鬼将司马错作乱地府,协助妖猴勾消生死簿。其后又趁白起率兵来会时合伙灭口,意图掩盖事实,主犯是东海金蟹将军。”
魔炼巅峰
口供对上了!大殿外更是议论纷纷,许多幽冥司的司命、仙吏都道,此番终于洗清冤屈了,不是幽冥司做事散漫,更不存在挨打不吃教训的错误,实在是被人里应外合,防不胜防。
虽说在合谋时间上有所出入,但也问题不大,这种事情肯定不是一拍脑门就能合谋的,必然有个过程嘛。
至于主谋到底是不是金蟹将军,其实已经无关紧要了,做下如此大案,甭管什么主谋从犯,一个都别想活命!
灵安客摇了摇头,何荔娘则道:“能撑三天,姓范的也算不错。”
再看王钦,人都已经木了,面色僵硬,嘴唇哆嗦。
到了第九天时,阴律判官崔钰也拿到了口供,入殿禀告:“东海下臣金蟹招认,两年前与巡海夜叉、顾佐合谋,由巡海夜叉进入地府,挑动白起作反,协助妖猴作乱地府,主犯为巡海夜叉,如今巡海夜叉潜逃,不知所踪。”
三份口供都指明了最关键的环节——这是有预谋的里应外合!这下子,幽冥司上上下下兴高采烈、群情激昂,人人喜笑颜开,笑声和欢庆声四处可闻。
而且又多出来一个同谋的巡海夜叉,五位合道地仙阴谋作乱,这份力量加起来更足以说明,不是幽冥司不努力,实在是敌人够强大、太狡猾!
许栖岩和白幽求相视一笑,白幽求道:“若是顾佐能再供出几个同谋,那就更好了。”
许栖岩瞟了瞟对面远处的王钦等人,微笑:“那就精彩万分了。”
驕妻勝火
尋墓記 小小村長
棄婦難追之寵妻入骨
这边厢,灵安客向王钦和何荔娘道:“王师兄、二娘,咱们咬死了,就是交友不慎,轻信人言,这才仗义出手,心里可须得把稳了……”
话音未落,就听殿内一声问话响起,语声清冷、孤寂,却满是威严:“北帝,你怎么说?”正是太乙天尊亲开尊口了。
TFboys之錯位的童話
“职……知错了……”酆都大帝语气滞涩,满是不甘。
“既已知错,便回你的罗酆山吧,稍后吾向玉帝请命,便说你自家请辞,尔司领幽冥已历三千年,也是时候了。”太乙天尊道。
“是……多谢天尊圜顾……”
酆都大帝自殿中退出,眼神中暗淡无光,扫视一眼殿下这数百司命、仙吏,尤其看了看幽冥司的这些人,叹了口气,略一拱手,驾云而去。
这个变故当真惊煞了所有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