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w9b4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 偷名-第693章 讓子彈飛一會兒(+3/19更)推薦-hqddb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0~
~
~
发生在美利坚社交媒体网站上的‘言论交流’已持续约莫二十分钟。
从遣词上,女娲实验室官方账号明显处于弱势。
無限血神 懸空望雨
从频次上,女娲实验室官方账号发言频次较高,显得很是弱小、可怜还无助。
在苹果公司忽然气急败坏单方面诋毁谩骂女娲实验室是‘无耻的窃贼’后,女娲实验室官方账号有短暂的沉默——
夕阳下,方年渐行渐远。
李子镜站在光华大道的牙子上,收回目光,心中一酸。
“心里还是会泛酸啊……”
接着语气平静道:“我更乐意见到是李子镜接任会长,而不是你,虽然你比他更合适。”
“好吧。”高洁想了想,好奇问道,“你不像是会这么简单直接表达喜好的人啊?
“加油,争取蝉联三届。”方年语气认真道,“这样就不用一届届换人。”
临分别前,高洁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你为什么不参加竞选。”
“虽然你在社团里并不会怎么忙碌,显得没什么贡献,但我们大家都知道,无论什么事情,在你面前都不算事,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方年说得对,遗憾这种东西,一向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武帝重生
“记得有人念叨过,人不可能轻易获得自己没有的东西,此时最是应景。”
李子镜心里再清楚不过。
他的名字在前沿社团里有多少次被喊起,就有多少次想成为会长。
李子镜不知道这应不应该叫归属感。
但他知道方年说得对,这次稀松平常规则简单的竞选,是他唯一有可能成为会长的机会。
他不觊觎那个位置带来的福利权限。
却觊觎那个位置带来的归属感。
稍作停顿,李子镜左右看看,轻轻松松走去食堂。
李子镜并未发现,他的离开没有引起多大波澜。
只有远去的方年留意到了,所以才会说有关于遗憾的话。
……5月25日,温叶卸任复旦·前沿校园俱乐部会长,09级哲学一班学生高洁接任。
成员纷纷送上了祝贺。
接着语气平静道:“我更乐意见到是李子镜接任会长,而不是你,虽然你比他更合适。”
“好吧。”高洁想了想,好奇问道,“你不像是会这么简单直接表达喜好的人啊?”
方年笑了起来:“这件事情可以简单直接一点。”
“毕竟往后你管着我,不趁机赶紧甩脸子,会长大人要不开心的。”
高洁抿抿嘴:“行吧,以后合作愉快。”
“加油,争取蝉联三届。”方年语气认真道,“这样就不用一届届换人。”
临分别前,高洁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你为什么不参加竞选。”
“虽然你在社团里并不会怎么忙碌,显得没什么贡献,但我们大家都知道,无论什么事情,在你面前都不算事,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闻言,方年乐了,一脸的理所当然:“我懒,怎么会主动去给自己找事情做。”
高洁:“……”
能这么坦然的表示自己懒,且如此理所当然,高洁还能说什么。
最后左右一商量,由高洁牵头,晚上一起聚餐,AA制。
方年、李子镜、刘惜、谷雨等参与了竞选大会的成员未参加聚餐。
上任会长温叶有参加。
童话屋 素颜女王
据说,席间只有少数三五几人提过李子镜的名字,甚至远不如提及方年名字来得汹涌。
此日上午,方年刚从西辅楼309走出来,就碰见了高洁。
“方年。”高洁微笑开口打了个招呼,接着道,“我是来找你的。”
笑盜 無路可走
闻言,方年面露狐疑:“怎么了?”
“讲两句?”高洁做了个手势。
见状,方年明白过来,点点头应了下来。
跟高洁一前一后走出西辅楼。
很快走到了相伯路,高洁再没兜圈子,直接道:“你是不是不太喜欢我当前沿的会长?”
“有一点吧。”方年笑笑,打了个哈哈,“毕竟一开始你是我推荐进来的嘛。”
高洁望向方年,语气认真道:“不是这个原因吧。”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我还会信个三分,你的话,你根本不在意这些小事情。”
方年随意道:“可能有时候真相就这么简单。”
接着语气平静道:“我更乐意见到是李子镜接任会长,而不是你,虽然你比他更合适。”
“好吧。”高洁想了想,好奇问道,“你不像是会这么简单直接表达喜好的人啊?”
方年笑了起来:“这件事情可以简单直接一点。”
“毕竟往后你管着我,不趁机赶紧甩脸子,会长大人要不开心的。”
高洁抿抿嘴:“行吧,以后合作愉快。”
“加油,争取蝉联三届。”方年语气认真道,“这样就不用一届届换人。”
临分别前,高洁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你为什么不参加竞选。”
“虽然你在社团里并不会怎么忙碌,显得没什么贡献,但我们大家都知道,无论什么事情,在你面前都不算事,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闻言,方年乐了,一脸的理所当然:“我懒,怎么会主动去给自己找事情做。”
高洁:“……”
能这么坦然的表示自己懒,且如此理所当然,高洁还能说什么。
而且该说不说的,方年这个理由也很强大。
方年平时也确实是这样,就是懒得上心,高洁见到的也不是一两回了。
最后高洁耸耸肩道:“希望我能让方年理事满意。”
“肯定满意。”方年笑了。
“……”
从这天起,高洁正式成为校园俱乐部会长。
温叶特地跟方年说明,这周每天都抽出小半天时间,手把手将每一项具体事务交接给高洁。
对于成员们来说,会长交接并没有任何影响,正在进行中的事情一点也不耽误。
对他们大多数人选出来的新会长,也能包容与接纳。
该说不说的,高洁成为会长反而激励了很大一部分成员对校园俱乐部的贡献向心力。
因为高洁属于逆袭。
从一个走后门加入的成员,直接一跃成为会长。
刚好谷雨也要从理事上离任,给了高洁一个不错的操作机会。
温叶除了要忙于交接、忙于公司选址这两件事情以外,还得总领协调几个同样是大四学生任会长的校园俱乐部平稳过度。
几乎是满负荷工作,甚少有空去前沿公司办公室。
…………
…………
接着嘴上说了句:“正好明天上午课程少,我去世博园看看。”
稍顿,方年看了眼谷雨,道:“你会开车吗?”
“有驾照,但考完之后很少开车,驾驶技术不是太好。”谷雨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方年略作沉吟,认真问道:“不会是马路杀手吧?”
“不会。”谷雨肯定道,“只是开得会比较慢。”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方年这才说道:“这周末让温秘带你去练练车,嗯……”
“别用辉腾,让温叶从当康那边开一辆便宜车出来,这样就算你是马路杀手,撞坏了,也还能打工抵债。”
谷雨小声应下:“明白。”
“下周一我会来公司跟你们一起下班,到时候你开车。”方年又说。
周四上午,方年去了趟前沿公司办公室,只有谷雨在办公。
在工位上坐着发了会呆,方年左右看看,忽然开口:“小谷,问你件事。”
谷雨认真应道:“方总,您说。”
没有起身,但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望向方年,神态一丝不苟。
这么些天下来,她已经算得上合格的上班族了。
不过距离方年需求的秘书岗,还有一定差距——毕竟连温叶都不甚令人满意。
“这几天我怎么很少看到刘惜来办公室?她是学校课业又重了?”方年蹙眉道,“好像在学校也很少碰见刘惜,就前天见到一回。”
他刚刚忽然觉得办公室有点不对劲。
谷雨眨了下眼睛,解释道:“刘惜已经通过了志愿者选拔与培训,明天正式去世博园接岗,组织上给安排了一周的值岗任务。”
“刘惜有提交过请假单的。”
方年一愣,不解道:“这件事情我怎么没听说?”
“您不是说不太想参加志愿者了吗,所以刘惜二次报名时就没再说,最近当康那边的事情又多,刘惜说不要打扰您。”谷雨解释道。
“我跟温秘也觉得有道理,就没说。”
方年无奈道:“前沿公司拢共就四个兼职员工,其中一个还经常不在,就这么点大的圈子,你们脑子里都想什么?”
接着嘴上说了句:“正好明天上午课程少,我去世博园看看。”
稍顿,方年看了眼谷雨,道:“你会开车吗?”
“有驾照,但考完之后很少开车,驾驶技术不是太好。”谷雨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方年略作沉吟,认真问道:“不会是马路杀手吧?”
“不会。”谷雨肯定道,“只是开得会比较慢。”
方年这才说道:“这周末让温秘带你去练练车,嗯……”
“别用辉腾,让温叶从当康那边开一辆便宜车出来,这样就算你是马路杀手,撞坏了,也还能打工抵债。”
谷雨小声应下:“明白。”
“下周一我会来公司跟你们一起下班,到时候你开车。”方年又说。
谷雨:“好的!”
这意思她懂,周末得把车练熟,如果手忙脚乱的话,往后就不会有她开车的份了。
…………
…………
5月28日,第三轮大学生志愿者换岗。
李雪不在其内,她的志愿者周期是14天。
上午九点半出头,方年上完课,独自一人驱车去了世博园。
温**忙的,方年简单权衡之后,没把她拎出来——不能耽误温叶最近要忙的正事,往后事情还多着呢。
五一三天,方年对世博园内还是蛮熟悉的。
包括园区内怎么搭乘各类交通方式等等。
方年到时,园区入口人不多,几乎不需要排队,很快速的入了园。
尽管提前从谷雨那里得知刘惜是在美利坚馆值岗,但方年并未直奔目的地。
沿着园区溜达起来。
虽然是周五,但园区内还是蛮多游客的,毕竟这才是第一个月。
部分热门馆还是一样一样的排起了老长的队伍。
不过这些都跟方年无关。
他属于浪费门票的典型。
就算李子镜不是理事身份,这点便利还是能享受的。
“你是想要参观哪个馆啊?特地周五来。”李子镜问了句。
方年笑着道:“我是来随便走走的。”
“顺便看看志愿者刘惜。”
“刘惜?”李子镜眉头蹙了下才想起来,“她也来当志愿者了,我看她很内向,基本不说话,怎么通过的培训啊。”
接着好奇道:“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方年答:“我们是老乡,高中同学,我也是担心她平时太内向,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过来看看。”
“哦。”
“……”
“……”
“方年理事?”方年正走着,有人喊了句。
方年循声望去,是个不太熟悉的人,前沿校园俱乐部的理事,最近一次见面是在前几天前沿项目实习部揭牌之后的会议上。
方年笑眯眯地打着招呼:“黄理事,你好你好,当志愿者呢。”
“是的,来游园?”
“对。”
“……”
方年原以为基本不会碰到熟人,没想到前沿校园俱乐部的成员还真是优秀,值岗志愿者是一批接一批。
跟这位黄理事寒暄几句后,方年继续朝前走去。
不多时,方年目光一顿,然后朝偏厅走了几步,嘴上喊道:“子镜?”
“方年?”李子镜循声回头,“你,今天没课?”
方年很是意外:“差不多,你怎么也在值岗?”
“今天接岗的,值岗7天。”李子镜笑着回答。
闻言,方年略有狐疑:“你不是打算报名六月份的实习吗,这来得及?”
“我问过温会长,她说可以先入职,前后也就三个半天,影响不大。”李子镜笑呵呵地回答道。
方年一想也对,本来前沿项目实习部的安排就对在校大学生很有利。
就算李子镜不是理事身份,这点便利还是能享受的。
“你是想要参观哪个馆啊?特地周五来。”李子镜问了句。
方年笑着道:“我是来随便走走的。”
“顺便看看志愿者刘惜。”
“刘惜?”李子镜眉头蹙了下才想起来,“她也来当志愿者了,我看她很内向,基本不说话,怎么通过的培训啊。”
接着好奇道:“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方年答:“我们是老乡,高中同学,我也是担心她平时太内向,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过来看看。”
“哦。”
“……”
当方年远远看到身着志愿者统一服装的刘惜时,有些许的吃惊。
馆场某处,刘惜笔直站立,脸上带了些许笑容,礼貌而平静。
解答国外游客们遇到的问题。
腹黑老公
流利的英语,隔着老远也能听出来表述清晰。
“……”
虽然还是很难看到她身上的自信。
但并不磕巴。
也没有总是低着头。
偶尔没有游客时,刘惜也甚少左顾右盼。
但偶尔会忽然左右看一眼,然后立马低头悄悄摸摸的放松呼出一口气。
当有人路过时,站姿立马板正而标准,像是在幼儿园时那样,老师说望向台下时,同学们立马正襟危坐的一丝不苟样。
远远的看了十几分钟,方年没有上前打扰。
很放心的走了,直接搭乘园区接驳交通工具出园。
因为……
刘惜真是个幼稚鬼!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