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q59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劍宗旁門-第五百三十章 移山之心展示-ydv9a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过关了,因为他有先见之明地在度化那柄魔刀的时候顺便用法力将之炼化了一番改变了一下造型……
凰圖鳳業
他将那拥有一定弧度的刀身给拉得笔直,使其看起来像是一柄单刃剑……应该有单刃剑这种东西吧?
反正景晨那是没有再追问……
云小梅无比痛心地看着那在自己家放了千多年结果到了苏礼手里就改变了形状的魔刀……果然,凶残如这屠了十万人的魔刀要在恐怖的剑崖教生存下去,也必须得要改变自己的形状才行么?
这是一个多么痛的领悟,也令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也要改变一下自己的‘形状’以求生存……
倒是海棠在苏礼再次拿出了那被净化了一切戾气与怨念仿佛白板一块的‘血屠’时,却是冷不丁地想起了什么道:“若是妾身没有看错,这应当是幻冥石铸造的兵器,并非是这世界原产的!”
“幻冥石是什么东西?”苏礼奇怪地问。
众人都是奇怪地看了过来并作出倾听状……因为他们都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幻冥石一般不会存在于任何一个凡间世界,因为它本身就拥有部分虚幻属性,乃是至浊之气积淀之后生成,是下层世界的特产……”海棠解释道。
下层世界……这又是一个众人没听过的名词。
重生茶香滿星空
但是苏礼却是心领神会道:“所以这柄幻冥石打造的兵器与即将到来的天地大劫有关?”
所谓天地大劫,就是冥渊之劫……而在上界神君口中的下层世界即是冥渊。也就是说,这柄魔刀竟然是来自冥渊的?
“你说,这柄刀……嗯,单刃剑留不得?”苏礼问。
“为何留不得?事实上这才是能够斩杀冥渊生物的最佳之器……郎君仔细想想,是否果真如此?”海棠却是没有把话说透。
而苏礼则是想到了这柄‘单刃剑’砍中目标后会不断吞噬目标灵魂的特性……猛然间又想起了那要费劲力气才能被彻底杀死的‘深渊之子’……
“我明白了……原来它才是我们这次最大的收获!”苏礼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他说着下意识地将之拿在手里刷了个‘剑花’,然后嘀咕了一下:“这么说来原本它的名字也不适合了,应该要像个全新的名字才行。”
海棠见状有些怕了他了,无奈地抱着他的耳朵说道:“不要着急,幻冥石的可塑性极强,是郎君用来实验符器的最佳道具。”
苏礼听了一愣,这一点他在先前以法力炼化那魔刀的时候感觉十分明显……魔刀中充斥着冤魂的时候这就是一柄绝世魔刀,无坚不摧的感觉。
可是一旦当其中的怨念清除,只剩下苏礼的意志伴随着法力灌注其中的时候,它几乎能够马上随着苏礼的意志进行变化!
真是一种神奇的材质……这样的材质,哪怕是在冥渊之中恐怕也并不多见。也不知是为何会流落到这中洲近天原上的。
限量版:恶魔男友太腹黑! 恒叶
就像海棠所说的,他只要以法力与一直灌注,苏礼就能改变这柄由幻冥石打造的兵器形态。在其表面绘制符文自然也是极简单的。
一地的尸体令人作呕,但是海棠随手挥了挥,周围的草毯就快速生长,并且很快就将这些尸体给覆盖住了。
甚至连斗法的痕迹都被完全覆盖,好像这处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青衫計 蒹葭01
众人再次上路,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来到了近天原的边缘地带。
北光这时才有些纠结地问:“他们都是冲着我来的吗?”
“他们必然是冲着‘大衍学令’来的。”苏礼点了点头表示肯定,同时瞄了一眼旁边做旁若无人状的麒麟。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真正的剧本应该是这样子的……
北光在天境城的一处摊贩上意外得到了一枚‘大衍学令’,这是应劫者的气运所致,接下来也会是一场场艰难的考验,直至他最终到达大衍学宫。
这个过程中他在生死之间挣扎历练,将自身之前所学以最快的速度融会贯通打下扎实的基础,然后到了大衍学宫之后就可以直接学习高深的顶级传承,由此实现实力的飞跃……
真是个毫无新意的剧本啊……苏礼对此表示几乎不带掩饰的抗拒。
都成了他的徒弟了,怎么可以再受到这样的欺负?
他就是要这么一路平A过去,倒是看看有谁敢来找麻烦。
所以他搓了搓自己徒弟的脑袋,然后说道:“放心,你的东西就是你的,没人能够夺走。也不要觉得给师父找麻烦……如果你被人欺负了师父还不能帮你,那你拜这个师干什么?”
景晨也是正色道:“苏礼说得没错,若是剑崖不能保护门人,那我等心中之剑还不如折去!”
北光立刻感动地点点头……他就知道会是这样,他的师父和师门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这一刻剑崖教的凝聚力展现无遗,众人对此也是深信不疑……因为不只是对北光这个应劫者,剑崖教对于一切弟子的麻烦都是如此处理的。
風情雪義
而也正是这一份几乎可以说是不讲道理的护短,也让刚刚加入剑崖教的月剑、初荷师徒充满了安全感,也让云小梅对自己和爷爷的决定开始有了些信心。
近天原是一个位于断界山脉边缘的高原地形,而在近天原的边缘,则是一片如同断崖一般的山崖。
这陡峭的山崖一路向下,这次却是直接降到了正常平原的高度。
“这可有些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地形。”苏礼回头看了下这山坡,尤其是落地之后,这一片山坡之下理当是气候宜人的山岭地带,但如今却是一片沉淤的沼泽。
但是月剑、初荷还有新加入的云小梅对此却都是不以为怪的样子,云小梅答道:“这是典型的‘战后地形’,因为中洲的强大修士有很多,所以双方争斗起来往往会对周围地形造成巨大破坏,并且形成全新的地貌。”
苏礼双脚踏在地面,连山印感知之下感受着脚下大地那断断续续始终差了一口气的地脉,心里觉得难受极了……
眼前到处都是淤泥毒沼,没有任何正常活物生存的迹象,反而是一些因为元气紊乱而形成的变异生命异常地活跃。
这里似乎是另一种形式的生命禁区,并非死亡沙海中单纯的贫瘠干旱,而是因为混乱……
苏礼于心不忍。
他这修行一路上受到大地的恩赐极多,如今看到这片大地的凄凉景象却是忍不住就想要做些什么……
“稍稍等我一下可好?”
景晨做出了一个悉听尊便的动作,然后又说:“需要我做什么吗?”
苏礼想了一想,就问:“请师叔替我护法。”
景晨当即点了点头,他很好奇苏礼这又是想要做什么。
众人对此都是十分好奇。
却见苏礼也不知是怎么做的,双手抬升又是拉下,脚下原本的沼泽之中就立刻拱起一大片粘稠的泥浆,如同一条弯起的龙背一般。
这是苏礼以土行法术控制的隆起,当这一片泥浆抬升起超过五十米的时候苏礼就已经感觉有些吃力了……
随后他不再使用真元,而是以金丹上的法力来施法。
当力量切换之后,这一片‘龙背’就又猛然抬升起了数百米,并且一路延伸下去了很长一段距离,直至与一侧的近天原断崖连成了一片。
做到这一步苏礼已经在大口喘气了,法力与真元的消耗都是太大了。
往常他要做到这种程度都可以借用脚下地脉之气来完成,但是这里的地脉已经支离破碎,他就只能全靠自己的力量来做。
还好他的根本功法是《山海归藏》,‘归藏’神通此时鲸吞着周围的天地元气,使得他可以坚持下来。
但这还不算完,此时他只是以法力支撑了这些‘龙背’一般的小山,若是他停止施法,这些泥浆恐怕会直接滑落,依然恢复成原本的样子。
此时已有山形,却是还没有其中支撑的‘山骨’。
那么何为‘山骨’?
苏礼小心翼翼地以连山印寻找、捕捉着脚下散乱的地脉气息残余,然后将之一点点地填充到了那‘龙背’之中。
这是一个精细活,他必须全神感悟脚下大地并且在维持大量的法力输出的同时也要有一个精准控制。
而景晨他们的活也来了。
那些原本生活在淤泥沼泽中的变异生物被苏礼的大动作惊扰,纷纷出现想要袭击众人。
众人见状也就知道该怎么办了,立刻以景晨以及月剑为主,进行列阵防御。
“这些东西太多了。”云小梅脸色发苦地说了一句。
但是她发现剑崖教的众人却对此神色如常。
北光更是欢畅地换上了他的‘冰原猎兽者’,然后说道:“好久没有遇到如此痛快的场面了……这一次,师父由我来守护!”
景晨见状暗暗点头,心中就觉得不管这北光是什么身份肩负了什么使命,就冲着这份心性以及好战的样子,天生就该是剑崖教的人。
而就在众人应对变异生物的袭击时,苏礼那边的情况也开始发生一些奇妙的变化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