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cy8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第三百三十八章 守堅氣懾敵-4h194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陈白宵躯体被一剑斩断,就如碎瓷一般,顷刻裂成了无数碎片,一粒粒在星光照耀之下泛出晶色光芒,再是变作更为细微的尘屑,最后散去不见。
而天中那些飞剑也是一柄柄的粉碎,只是一息不到,就彻底化为了虚无,飘悬在一旁的剑匣,则是由实转虚,看去是随其在世之身不存,一同归入了寄虚之地。
张御手腕一振,诸般分化剑光齐落回来,随即剑身之上光芒泛动,传递出了一声似能照入人心的悠长剑鸣。
他这一剑就是告诉陈白宵,为什么不用分合迂回之术?那是因为不需要,我自正面可破,何须再行变化?
他抬目望向上空,陈白宵这人和丹晓辰相比,就显得十分谨慎了,方才交战之中气息只是泄露少许,应该是吸取了丹晓辰的教训,怕自身寄虚之地被他看穿。
网渊
而他们这等修士,只要是找不到彼此的寄虚之地,那么就不至于被真正杀死,其人在世之身被斩,稍候还能归来。
不过没有关系,寄虚之地掩藏的再是严密,其神气一旦落到世间化成在世之身,那么就会被他捕捉到一丝痕迹。
只要其人不退,稍候再寻机斩杀几次,那么此处迟早是能被他找了出来的。
转念至此,他眸光一转,往虚空某处无人之所在望有一眼。
正隐藏在那处的虞清蓉不觉心中一惊。
剑殛无双
方才她趁着两人斗战,张御无暇察看之际,也是从两界通道之内渡过,并默默潜于一旁。
她方才一直在找寻机会,看能否合击张御,但始终未见合适时机。后来见张御一剑过处,将陈白宵斩成两段,在那一刻,她本想伸手相援,可却为张御锋锐剑势所慑,心中又觉不妥,故仍是未敢贸然上前。
本来她是准备待稍候陈白宵重落世身下来时,再是出来遮护,可既然张御可能发现了自己,那躲藏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于是她自虚空踏步出来,此时的她,却是一个温婉美妇人的模样,脚下踏着一朵十二瓣荷花台座,对着张御万福一礼,道:“虞清蓉见过张道友。”
张御也是抬袖还有一礼,随后长剑往一侧斜指,道:“虞道友,你方才明明有机会,为何不出手呢?”
虞清蓉心中一跳。
这句话无疑就是说,张御早发现她了。
关键不在于此,而是如此推及,那么方才斩杀陈白宵在世之身的那一击,可能还并不是张御所展现出来的全部实力,许还留着什么手段准备对付她。
张御手中长剑微微一震,剑脊之上有一线寒光流淌而下,直至剑尖,闪烁出一点刺眼星芒。
乙兵 嘭哢嚓
虞清蓉见他虽未作势,剑上却已是锋芒毕露,心中不由大为警惕。
张御一指诛灭丹晓辰,着实令人震动。虽她不明具体缘由,可猜测后者寄虚之地的暴露很可能是因为双方法力冲撞的缘故,所以需得尽力避免与张御的心光进行直接的碰撞。
站住,女神探
这个时候,虚空荡起一层涟漪,陈白宵身影像是从水底浮现而出,再一次出现在了场中,而那剑匣也是一同出现在了身侧。
他本来是可以顷刻之间归来的,不过出于谨慎,还是等了一会儿,他往张御所在望去,一按剑匣,自里抽出了一柄长剑。
虞清蓉轻轻一叹,道:“张道友,昔日天夏逐我,而寰阳今日要入此世,天夏又来阻我,这非是你我之恩怨,而是两家之争斗,不可能与你公平较量,只好我师兄妹二人一齐向你领教高明了。”
夢境成真系統
张御淡声言道:“正合我意,我观那两界通道,眼下当不会再有第三人来了,那我也正可放开手段一战。”
神殿 伏醉
说话之间,六道印之一的“命印”一转,却见分化出了一个分身,而这个分身同样持剑在手,气息也是与他别无二致。
东欧领主 扯扯扯扯扯扯
对付一个同辈他或可占据优势,可同时两个同辈,那怎么慎重都不为过。对付两人联手,所需运用的斗战方式都会为之而改变,绝不能有丝毫大意。
不过对面持有上乘功果之人定然不多,要是真能将这两人都是斩杀在此,他就有把握一直封堵下去了。
陈白宵、虞清蓉见到那分身时,都是心中悚然一惊。若不是当面看到他施展此术,根本难知这居然是一个分身。
两人自忖一同对上张御,赢面其实还是存在的,哪怕一人单纯在旁不动,都能牵制住一定的力量。
且两人联手对敌,互相有了遮护,那意味着以在世之身为代价的一些手段也是可以施展出来了,他们寰阳派也是擅长此术。
在他们定策之中,只要斩杀张御在世之身,哪怕只有一次,那么主动权就在他们这里了。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同了。
笑盜 無路可走
他们并不清楚那具分身是否当真具备与张御正身一般能力,可他们并不想冒险。尤其是虞清蓉这时还发现了陈白宵身上的气息有些不太对劲,她知是事不可为了,于是传音道:“师兄,你先走。”
陈白宵没有固执,或许别的剑上生神的御主会死战到底,可“元乘变”的御主却一向是能屈能伸的,打不过等寻到办法回来再打过在他心中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
不过退后也是讲策略的,欲要退,则先需进。他伸手持剑,向前一指,顿时百千道剑光从剑匣之中飞射而出,带着无边光芒向着张御冲射而来,这一击气势宏大,且内中蕴含了诸多神通变化。
张御站着没动,他的分身则是持剑一斩,就将百千剑光一同消杀,而这个时候,陈白宵看去本待前冲的身躯却是往后一仰,霎时化作一道白虹,就已是往两界通道那里飞遁而回。
张御那分身见状,便对其伸手一拿,使了一个“擒光”之术。
上一次凭此术拿住了其人一瞬,不过这一回落了上去,其人身上却是闪烁出了一道剑影白光,以此将自身替了去,并未受到真正阻碍,随即在眨眼之间,他就冲入了两界通道之中,再不见踪迹。
虞清蓉则是正与张御正身对峙,在陈白宵出剑之际,她先是掷出了一个玉珠,此玉珠落去,爆开一乱光彩雾,内中有神女身影晃动,纤纤素手摆弄之际,顷刻间结成了一张横隔虚空的锦绣幔帐,将自身屏护在内。
但在下一刻,只见锋锐剑光一闪,幔帐便被从中剖裂,更有一丝丝锐利刺目的光芒自外透入进来。
她不慌不忙,得此帐幔一阻,她已是得了摆弄神通之机,手腕一翻,起纤细手指拿了一个法诀。
身外顿有光影生出,却是一个个如同琥珀一般的通透晶玉出现在那里,每一个晶玉都是一人高下,内中俱都有她一个剪影,只是有着不同的形貌和姿态,而她自身也是融入了其中一个晶玉之内。
张御顷刻杀破帐幔,见到这幅景象,他手中长剑一挥,剑光斩去,所波及到的晶玉都是生出丝丝裂纹,须臾粉碎,里面身影如泡影一般散去,剑光则依旧向前,可在击破了十数晶玉之后,却是渐渐缓顿下来,越往后面去,所遇到的阻碍也是越大。
这是虞清蓉的神通变化“渡生蜕玉”,只要不是所有晶玉被同时斩中,或还留有一具化影再,那么就杀不死她的在世之身。
最为厉害的是,蜕玉中的身影在被不断破坏之中,只要她自己不亡,那么就会逐渐适应袭来之外力,也即是说,要是被这么剑光肆虐下去,她迟早是能剑斩而不伤的。
可是她并不敢真的敢这么抵挡下去,“斩诸绝”的威能她也是知晓的,在传闻之中,此神通可是“一剑斩下,诸般寂绝”的,要是御主剑法纯一,那可不管你是分身还是正身,斩中即是身死。
虽她不认为张御练到了这等地步,可扫平她这个神通却也不难,故她也是见好就收,正身往后撤去,而前方一道道晶玉身影则在剑光之中倾倒崩塌。
张御见其人退去,却也没有追赶,虚实相生的修道人,在没有暴露寄虚之地的前提下,要是一味想逃,那么也是拦不住的。
虽然他有玄光天元梭,可这需配合一定战术使用,单独用出来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反会暴露自身的手段。
他意念一转,收了分身回来,把袖一挥,踏起芝云玉台,就往阵中转回。
虽不曾斩杀敌手,但将敌迫退,也算完成了阻碍。而且这一战,他自感也是获得了不少东西。
修道人之间斗战不仅仅是为了胜负,也是为了以对方之道来印证自身之道,这就如同鉴照一般,照出自身之所缺,才能在随后弥补完满,再一步步通向大道,此所以修道人之斗战才被称作为论道。
方才一战,他觉得自身在心神之中的守御还是有所不足,需得用心光化解照入心神之中的剑斩,还有对方那“无间胜”之术,也就是玄机未出,要是他机运不好,或许其人第一剑就有可能引动玄机。
面对这样的剑法,不可能次次用玄机易蜕来挡。
他思忖了一下,眼下自己还有神元,或许当以大道浑章再立造两个章印,用以弥补自身之不足。
拽妞儿的非凡穿越 甜甜苹果派
……
……



Recent Posts